抚州治近视手术,

当前位置: 文化 > 历史资讯 > 正文

抚州治近视手术,抚州治近视手术多少钱,抚州治近视好不好

2017-12-13 07:19:52    国是直通车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专访|《深夜食堂》导演回应演技与泡面:吴昕背黑锅,被植入气到一天到晚摔本子!

「我很能理解这两天观众有多生气,我拍的时候有多生气,观众就有多生气。」

采写|邱慧君黄娇娇录音整理|陆茜

中国版《深夜食堂》自上线以来遭到了「大规模群嘲」,豆瓣评分跌至2.3分,其中「吴昕演技尴尬」「徐娇演戏一言难尽?」等演员演技问题,「广告植入令人发指」等商业营销问题,「深夜食堂太日系不接地气」等漫改剧本土化问题悉数成为讨论焦点。

本刊记者第一时间专访了该剧的导演蔡岳勋,他(无奈脸地)感谢大家对此剧的关注,并且对各种犀利问题逐一回应,不但要还吴昕一个公道,还自曝曾因广告植入「气到在片场摔剧本」!

吴昕演技不如表情包?

「少了细节交代,她背了黑锅」

南都娱乐:很多网友吐槽吴昕的演技,你有安慰她吗?

蔡岳勋:吴昕是「非战之罪」,因为失误少了一个细节交代,原本要让剧中人物去嘲笑她的不合时宜而引发思考,最后却变成让观众不适。

南都娱乐:演员在现场应该是是导演说什么她做什么吧?

蔡岳勋:对,所以我才说她是背黑锅的。所以我这几天一直在鼓励她,我说,你放心,锅有一天会拿下来的,我帮你把锅拿下来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在。

南都娱乐:会不会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演员的演技有问题?

蔡岳勋:你说吴昕吗?她其实还好,她跟徐娇的状况不太一样,徐娇是因为那个角色天然的难度太难了。而且其实演员有很多种,比如赵又廷这种演员,大家觉得很强,但是他只是一种,他不是绝对的唯一的。金士杰老师的路径就不一样,可是也非常强。萧敬腾就不是演员,他就没有套路,但是他很会演戏,他会变成那个人,那就跟表演无关了。那金士杰跟梁静就是两个高手过招。

吴昕(中)剧照

广告植入令人发指?

「我拍的时候有多生气,观众就有多生气」

南都娱乐:怎么会第一集就植入?

蔡岳勋:我其实因为这件事情,我有了一个《深夜食堂》条款,我从《深夜食堂》之后的导演合约会有一条,就是所有的植入性行销的镜头,我有最终的决定权,如果你不同意这个事情,我是不会跟你签约的。所以这一次就是错过了这件事情,最后被植入行销拿着合约压着我们,我改变不了,我有多愤怒,我气到一天到晚摔本子,跟他们吵架,我说你们这样太过分了。那因为他们拗不过我,就去找别的导演拍,所以别的单元有的时候会出现很多植入。

我很爱做植入,但是不能那么暴力,我一再地强调。大家都知道《深夜食堂》可以有很多的植入,我说我们适度地做一些植入是好的,那植入变成角色,让它们跟着我们一起引起观众的喜爱跟注意,大家互相帮忙,以后上片的时候,这些植入也可以协助我们做很多的事。可是最后变质了,变成了一个极端地口播、特写,然后功能表现,我说,你们真的要拍logo,说名称,你们应该去拍CF,而不是来做戏剧植入。

可是这些争战在拍摄过程中一直不断,来来去去,一直到了近后期还来不停地追杀我,因为他们最终是要把所有的成片,植入的内容全部剪出来,检核的标准够了,他们才会结案。所以当厂商觉得看不清楚啊,我觉得那个不明显,就要求要再重拍,就会来找我。搞到最后,要求真的是非常多,多到一直不肯放手,到最后我告诉他们说我不跟他们做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把画面全部剪掉,他们就傻了,去开会啊,反正就是各方都会给你压力。

我最后提出了一次警告,我去告诉厂商,你们这样做,最终会被观众骂死,会产生负面的效果,你们还确定要这样做吗?他们告诉我说,会。我说,你们等着看吧。不听,没办法,我非常生气,我超级想剪掉所有的东西。而且我跟你讲,现在是刚开始,后面还有呢。

南都娱乐:当时黄磊老师应该也是拒绝的吧。

蔡岳勋:他也好痛苦,后面他还要讲好几次泡面的名字,他好难受,他自己都说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子。因为这样破坏了方便面的一个点,让它本来是一个很好地代表那个角色的食物,都被瓦解了。我非常伤心,我是先有方便面,才有统一。我很能理解这两天观众有多生气,我拍的时候有多生气,观众就有多生气。

黄磊委屈吗?

「一直在关切,也会用他的经历安慰我们」

南都娱乐:这几天有跟黄磊老师去沟通吗?

蔡岳勋:对,他也会关切,虽然他现在在就医,他也说了很多他的经验,他的感觉,说了之前在《麻烦家族》的一些经历。我说我们其实还很好,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真正的还没看到,我觉得现在需要的是沟通跟了解。其实对于现在的那个分数,我当然觉得,嗯……

豆瓣网友评分

买下版权到底能有多大创作空间?

「除了四大条件,其他可以改,菜单也可以改」

南都娱乐:为什么选择拍《深夜食堂》?

蔡岳勋:我人生这二十年来其实经历了很多事情,我看到了很多起起伏伏,而且我先天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我看到很多各式各样人生的变故。当我碰到这个结构的时候,这个载体的时候,我好喜欢,我本来已经不想拍人物戏了,我《白塔》之后我就说我不想拍商业了,我想做公益。那因为这个漫画,我在日本朋友一直的推荐之下拿来看了,我很惊讶,这个漫画有如此的魔力,然后我就想,它真的可以透过这个载体带给这个世界很多很多美好,看到勇气,看到各种状态,所以我就说我应该来做这件事。

我必须要保护安倍老师在创作时的核心价值和精神,那个是不能摆脱的,摆脱了之后《深夜食堂》就不是《深夜食堂》了。

我在决定要拍的时候,我就去找了原作者,去了解他的想法和企图心到底是什么,我也告诉他说我现在要进入这样的大市场,竞争力是惊人的,拍短篇和情景剧是适应不了这个环境的,那我必须要把漫画的里外空间都建设出来,所以我必须要改变,我需要开创一些新的故事,他都同意,他也理解。

但是他要求我守住四个条件,第一,那道疤,连位置都不能改,我有问他为什么但是他没说,不知道怎么来的,他对那个疤有特别的想法。第二个就是老板不能有背景,没有任何的人物设定,不讨论任何他的过去,不给答案,我也明白,其实非常的好,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有任何的背景,就有他的死角,他就没有这样的概念去面对众生。第三件事情叫做没有大菜,所有的菜,我曾经调整跟我修改过的,都希望是,如果想吃,你可以自己弄,或者是说,你在生活中可以吃到的。最后一个是,不管你讲的人物有钱没有钱,有名没有名,最终大家都是要回到庶民的世界来完成。我说我懂了,我支持,这样是好的,所以我保护了这个核心精神,我就开始去改造,去找到我想要的想象。

吧台和厨师服照搬日剧?

「我花了四年,不是为了蹭热度」

南都娱乐:大家对于吧台和黄磊的那个衣服争议很大啊。

蔡岳勋:吧台是这样,其实我的内墙跟居酒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内墙不像居酒屋,我的是所谓那个旧仓库的硬的结构体,都是砖墙跟石块,然后里面还有很多钢梁。然后留下那个吧台很重要的是,我其实把它做成什么店都考虑过,火锅店热炒点什么店我都考虑过。

但是我发现那个故事里一个关键的意义就是说,如果我把它像这样一张桌子一张桌子摆起来,老板在厨房做东西,然后在他的小柜台收账,所有的联结就断了,所有的关切就断了。食客跟食客之间的互动和靠近就没有了,人跟人的距离就打开了,然后那个《深夜食堂》的原始概念被瓦解,所以我想了很久之后,我就告诉美术说我们推迟,吧台原地,其实这个吧台在西方人的酒吧里面也是一样存在的,酒保和酒客之间关系……这个其实是创造了一个很核心的价值,不能动,你如果把这个东西破解了其实就变了,它的整个质地就变了,关系也变了。

中日版《深夜食堂》老板对比

至于老板的那件衣服,我讲真的,你们打开百度上百件厨师的衣服,所有出来的照片,百分之八十都是西服,都是西式,立领的,横领的,各式各样的衣服,你看到一个所谓的中式的厨师服。我也请教了很多朋友,其实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件背心加衬衫,其实我们的厨师你去看也是西式的厨师服。

我其实也认真地考虑过,我希望改良,我也希望不一样,可是我真的没有找到比斜夹领好看的。我后来发现斜夹领其实很多厨师穿,那个烤牛肉串的,都穿,只是他们是白的,薄薄的。其实我们都研究过这些事情,然后最终颜色是最后一关了,我们决定了样式,我们创造了版型之后,各种颜色我都试过了,试了白的,试了黑的,真的穿起来看,很难看,像洗浴店的按摩师。

最后我发现原来安倍一郎画的蓝色是最漂亮的,沉稳,然后有专业感,有一点冷漠,我真的觉得好好看。我后来发现我没有任何的颜色可以突破安倍一样画的,我最后就告诉造型师说,就做他那个颜色,就用安倍一郎老师设计的颜色去做,因为我们做不赢他为什么要做得比他差,而且我又是正版,我本来就有他的授权,我应该保护他原来的样子。所以就形成了那件衣服,大家以为我抄日剧,其实不是。而且斜夹领这个东西不是日本的,是中国的,我们汉唐时代就那样穿了。

所以其实网友们没有所特别理解的这些事情,我们不是因为蹭热度去把这个版权买下来,这一次我花了四年,花了设计图,造了一条街,设计了每一个建筑体的概念,每一样都是细细做过才能有最后的一个结果。

南都娱乐:所以菜单是可以改吗?

蔡岳勋:可以的,我们都沟通过了,但是要先告诉他,但是不脱离原著就可以。

南都娱乐:但是有一些菜就比较日系,比如说鱼松饭。

蔡岳勋:鱼松饭它完全不是日系的,它是南方人的吃食,可能太南方了,你会觉得有点不习惯。因为那个鱼松饭,当然原来是他们所谓的猫饭,是柴鱼嘛,然后淋一点酱油,那个东西真的离我们太远了。但是我们想这样边陲来的一个小女生还可以吃点什么呢?那种猫的感觉要维持。那个东西你们回去买一块鲑鱼,真的蒸好了之后,用我们的方法搓下来,就这样炒,炒掉干掉之后,好香好香,加一点美乃滋真的好吃到不行。我跟你讲,我们里面所做的东西都是真的很好吃,你们一定要尝试着做一遍。

南都娱乐:所以真的有一个菜单研发的过程?怎么去找那些小菜呢?

蔡岳勋:编剧会先提出,我们不喜欢的会现场改,我主要会跟黄老师讨论,因为他很懂做菜嘛,我也刚好很懂做菜。然后我们就两个人先讨论,讨论出一个结果,然后我们再来研究怎么把它做好。

南都娱乐:所以没有说非要日式或者中式?就是根据人物的设定来看什么样的食物适合他?

蔡岳勋:对,适合TA,而且适合这个故事。其实我大江南北用了很多菜色,各式各样的。老火鸡汤,然后鱼香肉丝,回锅肉,这个我觉得大家其实要多一点耐心去看,因为很多东西还没到,红烧肉,那红烧肉看起来好好吃哦。然后还有伤心凉粉,我也觉得很赞,辣到有一点惊人,而且那个真的很辣。类似那样的东西,鸡蛋饼,就是一种很便宜的,没有钱的人拿来果腹的一种食物。

南都娱乐:刚刚提到有一个是核心的编剧,整个编剧团队是有多少人呢?

蔡岳勋:一个人。后来又来了两个人,是所谓的现场编剧,帮忙修剧本,因为我们需要人修剧本。

南都娱乐:其实大家会把一些重点放到说把日本,把原版变成一个汉化的过程,那其实我相信你做的不仅是这样简单而已,你现在会不会觉得有一点委屈?

蔡岳勋:我觉得慢慢的,大家会了解,比如大家看完马克就会有更多的感受,等到看完了红烧肉他们会理解更多,他们会知道其实我们正在保留住我们原作的一个结构精华,然后重新诉说了一个属于我们的世界。

我觉得这个接受最终会有,大家会慢慢地感受到我们其实很自己,我们拥有了一个更美好的环境,我们在一个更底层看到了我们的美好,我觉得这是很棒的。我相信,我一直说我是个传递者,我每次负责传递的讯息,只要我没有走错路,我觉得最终,这都是世界需要我做到的,就会有一个结果,不是我能左右的,而且有很多传奇的过程,讲真的,要拍成这样真的很难。

花絮照

深夜大排档才更接地气?

「那就不是《深夜食堂》的气质了,我们可以另做一个故事」

南都娱乐:很多网友的愤怒来自于并没有在剧中找到自己的生活和共鸣?

蔡岳勋:我如果想要做一个真正属于底层的剧我应该另外写一个剧本,而不是做《深夜食堂》。其实深夜食堂在合约弄到一年的时候,到一年的时候都签不下来,大家都有点急了,灰心了,但是故事剧本已经写完了,团队就有人说,要不要算了,其实一大半的剧本都是原创的,谈不拢就自己另外做一个餐厅吧,反正就是半夜营业的餐厅。我说,不行,我的原创精神,我没有办法骗人,我们从这里开始,我没有办法说这是我自己创造的,原创故事的核心价值也来自于安倍,真的最后磨不到,小学馆说不卖了,那我就不做了,这个案子就丢下了,绝对不能做这件事。

我当然接受那些排档,绝对也是有生活本来的代入感的,但是深夜食堂就是深夜食堂,我如果把深夜食堂变成一个大排档,老板穿起白衬衫,然后说,哎,吃什么。然后每天在那里那样,很粗鲁的,把摊子变成那样的时候,我相信《深夜食堂》的忠实粉丝一样会很崩溃的。

我觉得那些故事非常好,绝对适合,我也说真的把这些故事收集起来。但是那个东西的气质跟《深夜食堂》的不一样,它是很写实的东西,它可能很靠近生活,它可能比较像台湾的新浪潮,台湾的新浪潮拍的《黑暗之光》包括《推拿》的这种揭露社会真实性,我会觉得很好看。但是《深夜食堂》它就是一个有点浪漫有点传奇的创造物,尤其我的性格本身也是这种,其实打开我的创作史,我所有做的东西都是这样,就像我拍很真实的《白色巨塔》它还是很多浪漫跟美学,我的医生还是比起正常的医生要美一点,爱情的氛围还是会多一些,戏剧感。

两边都没有错,都是对的,只是说我们选择了一个叙事的途径,我们也不是说不接地气,所有的故事内核都是跟大家关联的,只是我先天的浪漫气质会让很多东西多了一些美学,跟细节的包装。

还有那些你们可能不知道的细节……

「我不是翻拍,我是漫改」

南都娱乐:所以一个故事做成两集是考虑到国产电视市场基本都是四五十集的这种容量吗?

蔡岳勋:不是,每一集的长度不一样,有的长有的短,有的一集有的一集多一点,有的两集多一点,不一定。看剧本跟故事的能量,我们是适度地去排,而且对我来讲它不是一个单元剧,它就是一个连贯的长剧。然后所有的常客、老板在这里是经历一切的,或者像那个《实习医生格蕾》,就一群医生在这里,然后不停地病患来来去去。

南都娱乐:在拍摄的过程中有日方的人马会过来,一直保持沟通,或者说一直保持一个监督的状态吗?

蔡岳勋:不会,只有来过两波,来参观,来探班。然后安倍老师来过一次,都很开心,都是来参观的,没有来监督。

南都娱乐:所以对版权的控制是严在前面,等于说是这个门槛很高。

蔡岳勋:非常高,但是当我们跨过这个门槛就好了,就非常好。

南都娱乐:之前一年半的沟通时间主要的难度在哪里?

蔡岳勋:合约,就是磨合约。文字上的细节,法律的条款,权利的分级,所有一切的一切。而且小学馆是日本最老的漫画出版社,不一定是最大的,老的代表着权威,所以一个合约送进去要改大概两个礼拜,才会有消息会来给你。所以你想改一次就要两个礼拜,那还得了,一往一返,一往一返……大家都快疯了。

南都娱乐:去年IP热我不知道您听说过吗?然后对观众来讲可能就有一些审美疲劳,会觉得我们有好的编剧,我们有原创力,为什么要借用一个这样子的,包括借用日剧的壳子,包括借用网文的壳子?

蔡岳勋:我觉得好的题材好的小说好的漫画可以拍啊,因为它本来就有一个创作完整的基础,对创造来讲是很有帮助的,其实没有不好,只是可能没有拍得很精彩,久了让大家觉得很累吧。但是如果每个改编都改编得很好,比如说漫威,从头到尾都是漫画,打架打到现在也没停,然后《哈利波特》拍了7集,你也没有觉得他不好看,就是好的故事其实永远是好的。

南都娱乐:就以目前的翻拍经验来说,就吃力不讨好,有感觉到吗?

蔡岳勋:翻拍剧?我也没翻拍过剧,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深夜食堂》算漫改。

中日版《深夜食堂》三姐妹对比

南都娱乐:会觉得吃力不讨好吗?

蔡岳勋:不会,觉得不会,我觉得《深夜食堂》这一次是有真的很多的意外造成的误会。那每一次都在开头有一个误解,就像我刚刚讲的,《流星花园》一开始也有很多误解,那《战神》好一点,《战神》没有这个毛病,那《深夜食堂》也有一点。

但是没关系,我觉得这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我没有可以像他们说的投机取巧,随便拍拍,然后抢IP热,赚快钱,完全没有。你想我投下去的成本很多是收不回来的,我为了设计深夜食堂我自己大概花了一百万,最后是收不回来的,道具不会给我这么多钱,我也就认了,但我很喜欢这个设计。

然后我不是用这个东西去赚快钱,我花了很多心力去拍,我把它展开成几乎是24个长篇单篇剧集的力量,做成一种几乎像是24个网剧的概念,但是却联动在同一个核心价值里头。其实那个是很辛苦,真的非常辛苦的,所以它绝对不是个那样的东西,所以我一点都不在意。我知道他们误会了,但是没关系,总会弄明白的。

南都娱乐:我昨天还关注到了,很多人其实已经被马克的这个故事感动到了,会有一波人提出说好像开始往《深夜食堂》外面发展了,没有向《深夜食堂》里面,那这会不会跟我们的美食或者跟老板本身不搭?

蔡岳勋:其实不会,因为最终最终他回归到食堂,起点在食堂,重点在食堂,中间他会流动很多。而且我们的设计就是这样,食堂是一个根基,但是食堂外的世界我们都要看到,但是所有的交汇都在这里。

看到40集结束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在讲一个很有趣的东西,所有来来去去的人们都在这里交汇,然后离开,来了离开,来了离开,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印记都留在这里。大明星会影响了那个鸡蛋三明治的小女生,然后鱼香肉丝的男主角会影响了心灵鸡汤的男主角,大家其实会互相牵动,互相影响。

其实那个来来去去,才会能够完成我们认为的生命的形态,可以看到了很多的勇气,很多的融合,看到了很多的包容跟承担,然后最终会完成我认为的灵魂的拼补,你会看到一个生命的全相。原来这一切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来来去去所经历的,最终你会得到一个跟老板一样的美好跟圆满,那就是全剧终。

南都娱乐:在您这儿是可以用「问心无愧」四个字的吗?

蔡岳勋:当然,当然。我从创作的源头,到我理解的一切,我在日本做的所有努力跟奔波,跟所有团队花下去剧本的功力,跟我们在制作时为了达到一个视觉的美学,跟所有的讲究,我们所花下去的心力,我相信团队的努力,会弥补这些瑕疵。

关键词: 元宵 汤圆 童子 欧阳修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